当前位置: 首页 > 廉政文化

家规之本 贵在气象

部门:    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11日 11:21:22    浏览次数:397

治家贵严,以整齐严肃为宗旨,这是曾国藩一生奉行的家规准则,“严父常多教子,不严则子弟之习气日就佚惰,而流弊不可胜言矣。故易曰‘如吉!’欲严而有威,必本于庄敬,不苟言,不苟笑,故曰‘威如之吉’,反身之谓也。”

严肃出气象,为了培养子弟一种好的习气,曾国藩基于自己宦海沉浮数十年的经验,力戒子弟游手好闲、骄傲不驯的浮华习气。他一生勤于写信,几乎三天两头要写信回家,因此,他人虽不在家中,但家中几乎时时都有他的影子。

严的具体表现在于立家规。他时时写信叮嘱在家中的四弟曾国潢,“我有三事奉劝四弟,一曰勤,二曰早起,三曰看五种遗规。”除了对四弟提出要求外,他还与九弟曾国荃探讨家规,兄弟统一思想。最终,曾国藩与弟弟们立下“书蔬鱼猪,早扫考宝”的“八字家训”。他告诫家人子弟:“吾家子侄半耕半读,以守先人之旧,慎无存半点官气。不许坐轿,不许唤人取水添柴等事。其拾柴收粪等事,必须一一为之;插田莳禾等事,亦时时学习之。”又严格规定:“子侄除读书外,教之扫屋、抹桌椅、牧粪、锄草,是极好之事。”

曾国藩的家规不可谓不多,但核心在一个词:气象。他说:“凡盛衰在气象,气象盛则虽饥亦乐,气象衰则虽饱亦忧。”

所谓气象,在古人看来是能预示吉凶的云气变化,也是指人的气度、气派。在曾国藩看来,气象分两种,一种是官气,一种是生气。

所谓官气,是指一种富贵气。曾国藩的家规中坚决反对家人子弟染上富贵气息。他反复申诫:“凡世家子弟,衣食起居,无一不与寒士相同,庶可以成大器;若沾染富贵习气,则难望有成。”

在他看来,真正的富贵是内在的精神富足,否则,“文人富贵,起居便带市井。富贵能诗,吐属便带寒酸。”因此,他强调子弟要在自修处求强,不要在胜人处求强。

所谓生气,是指一种生动活泼的元气。曾国藩指出:“一国有一国之气,一家有一家之气,一身有一身之气,元气者,生气也。能养生气,则日趋于盛矣。”生气从哪里来?曾国藩指出:“勤者生动之气,俭者收敛之气。一收一放,两面兼顾,便可惜福远忌。”勤字加俭字等于生气。他又说:“书蔬鱼猪,一家之生气;早扫考宝,一人之生气。”书蔬鱼猪四样可以培养一个家庭的生气,早扫考宝四样可以培养一个人的生气。“家勤则兴,人勤则健;能勤能俭,永不贫贱。”

反之,骄字加惰字就等于官气。他分析历史上的事例总结道:“天下古今之才人,皆以一傲字致败;天下古今之庸人,皆以惰字致败。”“军事之败,非傲即惰,二者必居其一;巨室之败,非傲即惰,二者必居其一。”

曾国藩尽管军务政务繁忙,但他特别注意观察家人子弟的气象变化,一旦发现苗头,便及时指出。他反复提醒在乡下主持家业的四弟曾国潢好好管教子侄辈,同时又赋予其治家的责任,以使命来激励曾国潢带头严守家规。

曾国藩为了让家规落在实处,特别重视时时在细节上提醒。诸如什么是骄,骄的危害,如何来防范。他不仅提醒这些家规的具体细节,还时时告诫如何来落实家规的具体办法,如:“以勤劳为体,以谦逊为用,以药佚骄。”“至于兄弟之间,我也只是爱德,不喜欢相互姑息。用勤俭相教,用习劳守朴相劝勉,这是兄弟之间以德相爱;丰衣美食,随心所欲,这是兄弟之间以姑息相爱。姑息,会使兄弟们四体不勤,充满骄气,将来做出丧德败行之事,这是我领着兄弟们干不孝的事,我不敢这么做。”

曾国藩认为,戒傲惰,必须以守谦勤为主;戒奢侈,必须以崇尚俭约为主。他平生以“咬得菜根百事可做,世味淡薄身心无累”为法,对吕坤所说“置富贵、贫贱、死生、常变于度外,是养心第一法”玩味尤久。知足天地宽,贪得宇宙隘,因此,“仕宦之家,不蓄积银钱,使子弟自觉一无可恃,一日不勤,则将有饥寒之患,则子弟渐渐勤劳,知谋所以自立也矣。”

其后,曾氏家族人才辈出,与其家规严整关系重大。曾国藩之子曾纪泽出任常驻英、法大臣,不辱使命的同时,将使馆由租赁改为自建,确保使馆规模不失大国风度,亦不流于奢靡。使馆落成,他还亲书一联悬挂大门两侧:

濡耳染目,靡丽纷华,慎勿忘先父俭以养廉之训;

参羊倚衡,忠信笃敬,庶可行圣人存而不论之邦。

上联警策自己,要不忘其父“俭以养廉”的家训,在西方的花花世界立于不败之地;下联则阐明其外交宗旨,效法孔子“言忠信,行笃敬,虽蛮貊之邦行矣”和《庄子·齐物论》六合之外圣人“存而不论”的宗旨,赢得了欧人的尊重。

要言之,曾国藩的家规之所以有效,一个根本原因在于家规中蕴含的价值观是正确的。他不追求那种表面的富贵,而希望达到精神气象的富贵。家教家规只是一种手段、一种载体,正确的价值导向才是根本,才能得到家人子弟们的自觉遵守。古人云:“父母之爱子,为之计深远。”曾国藩的家规真正做到了为之计深远。(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)